主页 > 杭州菜 >

他用一生守护人间天堂 城建、文史专家陈洁行逝世

/2019-01-24 15:34

  他用一生守护人间天堂 城建、文史专家陈洁行逝世 来源: 杭州网 作者: 日期:2019-01-22

  陈洁行这个名字,普通人可能不太了解。但杭州现在有这样的古都气质,在一定程度上得感谢他。

  你或许在电视里看到过他,或许也曾在报纸上读过他的文章,或许曾在他主持的《名街·名巷·老地方》里,听他讲过钱学森旧居方谷园、陆游诗句中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”中的孩儿巷、吴宅的所在地岳官巷等,杭州一个个老房子、老街道背后的故事。

  这位执着于保护杭州老建筑、着力于研究城市科学和城市发展的老人,参与过杭州许多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工作,譬如,重建秋瑾墓,抢救和修建西泠印社、万松书院、河坊街、运木古井,呼吁重建雷峰塔等。

  1月17日,这位用一生守护天堂杭州的城建专家、文史专家离开人世,享年85岁。

  在他的努力下

  杭州这些古都气质,被保留了下来

  陈洁行,1934年9月,出生在东河万安桥畔,自幼在西子湖畔上学。

  他曾说,杭州给了他一种与生俱来的自豪感,和一种刻骨铭心的爱。他此生的愿望,便是守护这人间天堂。

  1949年,陈洁行开始参与杭州的规划设计。1952年,加入杭州城市建设的队伍,这对陈洁行来说,是一个圆梦的机会。多年后,即便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,陈老依然和许多专家、学者一起,为守护杭州不断建言献策。

  2008年3月,杭州有媒体发起“墙门大宅寻访活动”,陈洁行便是这个活动的发起人之一。

  他很风趣地把老杭州城形容为一碗“木耳炖豆腐”的杭帮菜,在他眼中,自古以来,杭州城就像一幅江南的水墨山水画,粉墙黛瓦,鳞次栉比,而“杭州老墙门”,就是这幅画的主体,在这些“杭州老墙门”的背后,蕴涵着集体的城市记忆和难以割舍的生活情怀。

  在陈洁行的努力下,杭州的许多城市记忆,都被保留了下来。

  杭州十大古城门

  “武林门外鱼担儿,艮山门外丝篮儿,凤山门外跑马儿,清泰门外盐担儿,望江门外菜担儿,候潮门外酒坛儿,清波门外柴担儿,涌金门外划船儿,钱塘门外香篮儿,庆春门外粪担儿”。

  这是关于杭州十大古城门的一曲民谣。

  清末民初时,杭州依然保留着这十座城门,辛亥革命后,为了建马路,拆除了城墙、城门。

  当年,陈洁行建言,要为杭州这十大古城门的遗址立碑志念。在他看来,这远不仅仅只是立一座碑的事情,而是要帮助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,找回那段古都的历史文化。

  现在,我们在这些城门的旧址上看到的每块碑后面的碑文,都是陈洁行撰写的。

  明代万松书院遗址

  万松岭下著名的明代万松书院遗址,伴着“梁山伯与祝英台”的故事,一直游人络绎不绝。书院遗址里的百步台阶、石牌坊、石狮子、孔子画像石牌,现在也依然完好无损。

  不过,在1989年,有部门曾提出要在这里建造一个骨灰馆。为了保住这个历史遗迹,陈洁行秉笔直书,至此,在万松书院建骨灰馆的事才作罢。

  2001年,他又参与策划了《复建万松书院设计方案》,后来,万松书院得以复建。

  河坊街

  上世纪末,杭州的河坊街被列入了“旧城改造”的范围,10米宽的街面,要被拓宽为30米。

  当时,整条街上都写满了“拆”字,推土机都已经进场了。陈洁行当即向有关部门反映,这是历史街区,如果拓宽成30米,原有格局的“黄金比例”就会打破,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胡庆余堂的高墙,也就成了“矮墙”。

  为了把这条街保留下来,陈洁行陪着调查人员,调查了整个河坊街历史街区(含大井巷、吴山、清河坊)的历史遗存,并向调查人员们讲述了每个点的历史故事和传说。

  后来,杭州决定河坊街原样保护。

  现在,这条街已经成为闻名全国的历史文化街区,也是外地游客来杭州必逛的一个景点。

  勾山樵舍《再生缘》遗址

  21世纪初,杭州开展了西湖环境综合保护工程,陈洁行给市里写了三次信,提出的建议都被采纳了。

  一是,在涌金门立“张顺像”。

  涌金门有《水浒传》中“浪里白条张顺魂归涌金门”的故事,在这里塑一个张顺像,对西湖风景和旅游都会是“亮点”。

  二是,恢复勾山樵舍《再生缘》遗址。

  柳浪闻莺公园对面,有一个“勾山樵舍”遗址,原是清乾隆年间女作家陈端生的故里,曾创作了《再生缘》(即戏剧《孟丽君》)。当时,这个遗址已经只剩下半片假山、一个破亭子了。

  三是,在集贤亭旁立御碑。

  大家都知道,西湖湖滨一公园有一个“集贤亭”,这原是旗营内阅兵的著名景点,叫“亭湾骑射”。乾隆6次来杭州,都曾来此阅兵,他在第5次阅兵时写了一首诗,刻在了石碑上,当时,这块石碑已经淹没在了杭州的碑林里。

  运河申遗

  2012年7月,陈洁行牵头邀集专家座谈并起草了《科技工作者建议》,提出了5点建议:

  1.进一步加强运河水污染治理,组织河道大规模疏浚;

  2.进一步提升运河景观品质,扩大沿岸保护与控制范围;

  3.进一步梳理运河非物质文化遗产,加快发掘研究步伐;

  4.进一步推广小河直街保护的经验,保护运河原貌;

  5.进一步加快运河申遗立法,出台运河保护地方性法规。

  2014年的6月22日,中国大运河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,成为中国第46个世界遗产项目。

  怀念陈洁行

  谈及陈洁行逝世,很多与他相识的人,给他评价最多的,便是“做事认真、为人谦和”。

  王其煌(原杭州市政协办公厅副主任、文史委副主任、文史专家)说:陈老做事非常认真,西湖边大家常去的郭庄得以重新开放,陈老也出了很大的力。

  还有孩儿巷98号的陆游纪念馆,当时,这里本来是要被拆掉的,作为陆游纪念馆,当时的争论很大,因为这里并不是陆游的故居。不过陈老认为,这是杭州保留为数不多的清代的房子,应该保存下来,它能展现杭州的历史人文风貌。陆游多次来杭,也都住在孩儿巷。

  现在,这里不仅是陆游纪念馆,也是下城区文史资料陈列馆。

  毛伟志(杭州市政协副秘书长)说:陈老师在专业上非常有造诣,多年来,他一直在研究杭州城市的发展规划,对杭州的城市发展,也提了许多很好的意见。

  陈老师为人很谦和,他其实在这个圈子里是比较有名气的,但他从来没有摆过老资格。我们很想念他。

  施奠东(原市园文局局长)说:我跟陈老是30多年的老朋友了,他待人很热情,是一个非常敬业的学者,为杭州的园林建设,做出过很大的贡献。他还发表过很多很有见地的学术性文章,对西湖的保护、规划和建设管理,都有着非常好的启迪作用。

  他留下的文章和建议都是很好的,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依然还会起到积极的作用。他的离开,是我们园林文化界的损失。

  郑贤详(市人大城建环保委主任)说:陈老为人谦逊,低调,他对杭州的城市建设,是颇有研究的,无论是历史上的,还是现代的,他对整个杭州的城市建设和规划,都出了很多力。

  陈洁行生平

  陈洁行,1934年9月生,浙江杭州人,杭州市人民政府城市规划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,杭州市城市科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主任,著名城建、文史专家。

  陈老长期从事建筑科学、城市科学、旅游经济和文学艺术研究,特别是对老建筑、老房子方面有非常深入的研究,著作颇丰。

 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在国际、国内学术交流会和报刊上发表的文章(作品)200多篇。担任《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大辞典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)执行编委兼撰稿人(杭州篇);电视台《杭州》《说西湖》《名街·名巷·老地方》(杭州电视台)撰稿人(兼主持)。出版的专著有:《天堂之旅》《天堂旧事》《中国历史文化名城—杭州》《钱塘旧梦》《都邑情怀》《轨迹——古都杭州往事》,还有多部合著及主编的书籍,并参与电视片《杭州》《说西湖》《杭州名街名巷老地方》摄制。他曾经说:“我虽已届80,仍将为守护天堂而不懈努力。”

  感谢原文作者及发布媒体为此文付出的辛劳,如有版权或其他方面的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。本文仅供参考,不代表杭州文史网观点(原标题《一生守护人间天堂的老人走了,万松书院河坊街的保留、运河申遗都和他有关》,原作者林建安,编辑曾艺)

  相关内容

他用一生守护人间天堂 城建、文史专家陈洁行逝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