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宁波菜 >

梅家坞也能卖出千元一桌的菜

/2019-02-04 14:41

  现在的梅家坞到处是挂着宁波、上海、江苏等外地牌照的车辆。

  野生甲鱼400元一份,钱塘江河鳗150元一份,野山鸡煲128元一份……

  这些以往只在市区饭店见到的高档菜,今年以来,在梅家坞的春娟茶楼,成了客人们常点的菜品。

  品尝这些高档菜的,大多是来自上海、江苏或省内其他地市的自驾车游客,“这些客人出手大方,一桌吃下来上千元是常有的事。”春娟茶楼老板娘孙春娟说。

  越来越多的自驾车游客,提高了梅家坞农家乐的菜品档次,也让梅家坞的交通越来越堵。上周末,梅灵南路两边的车辆,已经绵延停到了两公里外的云栖竹径景区。

  实际上,梅家坞车流量的急速井喷,正是中国进入汽车社会的真实体现。

  黄龙到梅家坞开了两个多小时

  

  上周六,慈溪人潘晓明开车从慈溪到杭州市区花了两个小时,但从黄龙到梅家坞,竟用了两个半小时。

  潘晓明通过朋友介绍,在梅家坞春娟茶楼订了位,早上9点钟出门,计划中午11点到达。

  “10点从彭埠下的高速,10点半到黄龙就开始堵车。”潘晓明说,等他望见“春娟茶楼”的招牌时,已经下午1点了。

  潘晓明将车钥匙给了老板娘的儿子,一家人便急忙去吃午饭了。

  但老板娘的儿子开着车,沿着梅灵南路一直向南,最终在两公里外靠近云栖竹径的路边,找到了一个车位。

  “从梅家坞到云栖竹径,两个景区的停车位现在已经连在一起了。”孙春娟说,往年梅家坞也经常堵车,但今年不知怎么回事,车子特别多,堵得特别厉害。

  上周末,西湖南线景区的交通拥堵同样“壮观”。

  虽然南山路、虎跑路、玉皇山路一带实行了单行环线通行,但仍然无法快速疏通来自周边地区的滚滚车流。

  苏堤附近一位执勤的协警说,这两个周末,从早上8点开始堵车,一直要堵到下午五六点,“去年实行单循环效果很明显,但今年还是堵。”

  来自园文部门的消息说,仅上周日一天,太子湾公园客流量就创下了单日10万人次的历史纪录,估计整个西湖景区总共接待游客在40万人次以上。

  从目前能够了解到的信息观察,周末的西湖景区内,杭州本地人已经不是主流。

  南线景区几个停车场的管理员表示,最近几个周末,停车场里外地车占了多数,浙江省内的最多,其次是上海、江苏的,还有安徽、江西的。

  二三线城市汽车数量猛增

  “慈溪每天上下班的那段时间,也堵得一塌糊涂。”潘晓明说,每天早晚去学校接儿子,学校门口几乎水泄不通,有时候几百米的路,堵上半个小时也不足为奇。

  不只是慈溪,2009年以来,浙江不少县城的马路也开始出现较严重的堵车现象,一些地方的拥堵状况,丝毫不亚于杭州早晚高峰的中河高架。

  在柯桥轻纺城做生意的刘先生,每天都要等到晚上7点以后才回家,“早出去堵得也动不了,还不如在店里上上网,盘盘货。”

  柯桥轻纺城附近的金柯桥大道和万商路口,是柯桥堵车最严重的路段。目前,万商路每小时车流量在4000到5000辆,三年前最多2000辆。

  同样的景象,几乎每天都在柯桥、义乌、桐乡、永康、温岭等经济较发达的县市上演。而无论是周末的西湖景区,还是日常的许多县城道路,堵车的背后,是浙江加速进入汽车社会的真实体现。

  2009年,中国汽车产销量双双突破1300万辆,同比增长近50%,同时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。

  在浙江,汽车消费重心正在下移。去年以来,浙江二三线城市的汽车上牌量猛增,增速远远超过杭州、宁波等城市。

  温岭一家广州本田4S店的销售负责人说,该店2009年售出近1100辆车,同比增长了40%。2010年他们计划销售1300辆车,以一季度的销售情况来看,完成目标难度不大。

  在绍兴,宝马专营店绍兴宝顺2009年销售额同比增长了40%,大部分增量来自上虞、诸暨等县级市。

  来自各地车管所的数据显示,2009年,杭州市本级机动车上牌量约为8万辆,同比增长26%。虽然增加总量较多,但相比一些二三线城市,增幅却要小得多。

  2009年,金华市本级机动车上牌量为16300辆,同比大增64%;桐乡为11000多辆,同比上升59%,上虞为8200辆,同比增长50%……

  国际上一般的经验是:当人均GDP达到4000美元-5000美元时,每百户居民汽车拥有量将达到20辆以上,进入汽车大众消费时代。

  在浙江,不少二三线城市已经接近或达到这一指标。截至2010年2月底,永康市机动车总量已突破17万辆,每百人汽车拥有量为16辆;截至2009年底,温岭机动车保有量已近10万辆,每百人汽车拥有量超过20辆……

  小镇上开了汽车穿梭餐厅

  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,汽车社会的到来,将扩大人们的生活半径,人们的出行方式、生活方式、居住选择,乃至消费结构和商业模式,都会随之改变。

  因此,当浙江二三线城市进入汽车大众消费时代的同时,杭州西湖景区连续两个周末出现的大堵车,也就不难理解。

  “去年底买了车,我们一家的生活半径大了很多。”潘晓明说,除了每天接送儿子上下学,自己上下班之外,每个周末,一家人要么开车去超市购物,要么就去杭州、宁波、上海。

  过年的时候,潘晓明带着自己的父母妻儿,一起去江苏南通的老丈人家拜年,路过苏州还去了一个老同学家拜年,“连我们一家人的拜年半径都扩大了。”

  除了生活半径的扩大,汽车生活也在深刻地影响着浙江一些乡镇居民的生活方式。

  在上虞,去年国庆新开张的大通购物中心,建了整整两层立体停车场,总面积近2万平方米,分8个区,共有945个车位。巨大的停车场,一下子吸引了附近余姚、慈溪、新昌、嵊州的消费者开着车前来购物,生意比以前老商场好了很多。

  在慈溪,国际快餐巨头肯德基已经开出了两家汽车穿梭餐厅,其中一家在镇上。

  绍兴县钱清镇一个村,有近百户村民都买了车,节假日时,一些在杭州等地工作的年轻人也纷纷开车回家,停车成了村里最大的问题。目前,村里已经在村口规划出一块地方,用来建造大型停车场,以方便更多村民停车。

  汽车时代扩大了浙江人的生活半径,作为长三角地区拥有独特自然资源的中心城市,杭州首当其冲地感受到了这股车流带来的变化。

  在西湖景区周末堵车日益严重的同时,这股长长的车流,也让景区内的商业业态发生着巨大的变化。

  在梅家坞,传统的低档农家饭,正在被野生甲鱼、钱塘江河鳗等高端特色菜替代;在四眼井,青年旅社不断增多,竞争日益激烈,而新开业的精品度假酒店,则日益受到白领游客的追捧。

  慈溪一家人的杭州消费清单

  上周六,慈溪人潘晓明一家五口,开着一辆奥迪A4,花了近五个小时,才抵达梅家坞吃到中午饭。

  但堵车带来的劳顿,丝毫也没有影响一家人在杭州的消费水平。

  当天中午,一家人在春娟茶楼,点了钱塘江河鳗、土鸡煲、春笋等六七道菜,加上每人一杯龙井新茶,总共消费近600元。

  当天下午和第二天,他们又分别在西湖边的红泥酒店、必胜客和川味观吃了三顿饭,总共消费1200元。

  晚上,他们没有选择住市区的酒店,而是入住了四眼井的悠客青年旅社,两个标准间共计320元。

  除了游玩,购物也是潘晓明一家此次来杭州的主要目的。

  在梅家坞,潘晓明买了两斤龙井新茶,一斤1800元,共消费3600元。

  周日上午,一家人又在杭州大厦和银泰百货,买了三件衣服和一双运动鞋,共花去2800元。

  一家人的消费并不止这些。两天时间,加上高速公路过路费、一次加油、停车、购买饮料等支出,这一家五口这次来杭州,总共消费近9000元。

  当然,9000元的支出换来一家人的快乐周末,对于拥有一家小家电工厂的潘晓明来讲,是性价比很高的一次旅行。

  实际上,每个周末,像潘晓明一家这样,从浙江省内各地市,以及上海、江苏等地,开着私家车来到杭州旅游、购物的家庭不在少数。而且随着私家车去年以来的加速普及,这一比例还在不断扩大。

  梅家坞农家乐档次升级

  越来越多的游客开着私家车来到杭州,这些消费能力更强的有车一族,也让西湖景区里的消费档次不断提高,梅家坞的农家乐里,低档菜正在被一些高端菜品替代。

  “周末虽然堵得很厉害,但生意一点不减,档次反而上去了。”春娟茶庄老板孙春娟说,以前农家饭根本不用的食材,现在也开始用了,比如野生甲鱼、钱塘江河鳗等,“很多客人都主动提出来,老板娘,给我们菜配好一点。”

  现在,春娟茶楼里最贵的一道菜是野生甲鱼,一份卖到300元-400元,其他还有钱塘江河鳗,150元一份,野山鸡煲一份128元。

  外地人来梅家坞,喝茶是必须的,尤其是新茶上市的日子。

  “新茶50元一杯,一桌10个人就是500元,加上菜的话,一桌10个人一般都要上千了。”孙春娟说,现在最低一桌消费也要500元,而前两年,大多都是两三百元一桌。

  一桌动辄近千元的消费,已经跟市区的高档酒店消费相差无几,但在孙春娟看来,客人们似乎一点也不在乎,“一些外地的老板去转塘打高尔夫,然后就来梅家坞吃饭,这些人的消费力很强。”

  相比前几年扎堆来梅家坞喝茶吃饭的本地客人,孙春娟认为,外地客人带来的经济效益更好,“外地游客一般吃了饭就走了,不像本地人,还要喝茶打牌,外地客人多的时候,我们的包厢都要翻好几次台。”

  外地游客,尤其是自驾车游客的增多,明显带动了春娟茶楼的生意。跟去年同期相比,营业额提高了10%以上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杭州市有各类茶楼、茶室、茶馆1000多家,其中景区农家茶楼460余家,今年,以西湖龙井茶文化休闲旅游为主要特色的经营户将达到800户。

  上海设计师开出个性酒店

  四眼井,在全国背包客的“江湖”中,早已名声在外。

  经过几年的发展,四眼井、满觉陇一带,已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青年旅社聚集地之一。但随着当年的背包客们的荷包日益丰满,他们不再是以往只要有张高低铺就很满足的背包客,当他们买了车并开着车来到四眼井一带打尖住店时,他们的需求也在渐渐提高。

  正是看中了这群“开着车的背包客”更高的需求和更强的消费能力,四眼井一带的青年旅社也开始升级,一些眼光独到的投资者,开始扎根于此。

  在四眼井村,上海设计师房小伟的手笔可谓惊动了周围很多青年旅社的老板。

  2009年4月,房小伟将一幢民居装修一新,每个房间不同的室内设计,极富个性色彩,一下子吸引了很多文艺青年前来一探究竟。

  良好的市场反应给了房小伟信心,去年下半年,她又一口气租下了周围7幢民居和一片茶山,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合围,一座完全不同于周围青年旅社的精品度假酒店,渐渐出现在村落中间。

  房小伟说,目前漫居精品度假酒店投入经营的只有两幢楼,8幢楼全部装修完将有80个房间,由于每个房间的装修风格都不同,地中海、美式田园、中式、日式、东南亚风格都有,因此整体投资较大,预计在3000万元左右。

  “传统的青年旅社,氛围和整体感觉都非常不错,但它们的弱点就是服务和住宿条件,不大能满足一线城市过来的休闲游客。”房小伟说,这类休闲游客跟一般的背包客是完全不同的,“85%以上的客人都是自驾车的,他们对酒店住宿条件和服务水平的要求更高。”

  相比周围青年旅社,漫居酒店的房价更高,单人间最低200元,套房、家庭房则要七八百元。

  随着更多投资者的进入,四眼井正在成为西湖景区内休闲餐饮和青年旅社的聚集地,从最早的江南驿、悠客等青年旅社,到兰桂坊、绿茶、汝拉小镇等休闲餐饮,已经逐渐形成一个商业集群,成为有车一族和城市新贵们最热衷的消费场所。

  不只是驴友,杭州本地的白领们,也将四眼井一带的青年旅社和特色餐厅当成了休闲的后花园,专程开着车去江南驿吃椒麻鸡,去悠客吃剁椒鱼头,去漫居玩“三国杀”游戏,还有人举办个性婚礼、公司聚会,甚至产品发布等……

  “这个消费群体是有很强的消费能力的,关键是有好的消费产品给他们。”房小伟说,无论是四眼井,还是梅家坞,在汽车时代面前,整个西湖,都有很大的想象空间。

梅家坞也能卖出千元一桌的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