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绍兴菜 >

杭州楼外楼的几个菜为什么如此吸引人?

/2019-01-27 16:14

  杭州楼外楼的几个菜为什么如此吸引人?

  关裕年

  我第一次去杭州,那还是一九六五年,毕业设计前要去位于江西省南昌市的“南昌飞机制造厂”实习,在南昌一共呆了三个月,是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学生一生最难忘的经历,从南昌返回北京,路过杭州,在杭州活活的跑了一整天,没有住宿就又踏上了去上海的火车,从上海再乘火车回北京。

  我在自己写的“文革游记”是这样记录的:

  1965年,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装浓抹总相宜。”“毕竟西湖六月中,风光不与四时同。”其实,对于杭州的描述,苏东坡已经写的淋漓尽致,不用赘述。

  1969年我和冯佩璋来这里游览,由于计划周密,几乎每一个游览点都没有放过,湖光春色,水天一色,野鸭飞舞,花红柳绿,少男少女,真是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。

  最能代表杭州景色的还应该是保淑塔,她矗立在山顶,俯瞰远方的苏堤,眼下是碧波荡漾的三潭映月……

  我和冯佩璋来到虎跑泉,在这里的食堂吃了一顿饱饭,6角钱一份的鱼头汤,边吃边赞不绝口,肚子涨得难受。来到茶馆,一杯龙井茶下肚,顷刻精神一振,腹软,腿有劲,真是神茶。

  1974年,我第四次来杭州,由于派性猛涨,供应大不如前,吃饭已经开始困难。一天,我正在湖边散步,突然,一队戒备森严的车队过来,我一眼看到菲律宾的国旗,知道这是马克斯总统的夫人在毛泽东的夫人陪同下来杭州游览,只有10米远的距离,江青趴在窗口向我们路边的人群招手,这可能是我唯一一次见到的江青,其余都是在电视上看到的。

  在这些人群当中,有多少人在心里骂她,这很简单,人们脚下的天堂由于她的参与正在变成地狱,这就是铁的事实……

  录《西湖》──苏东坡:毕竟西湖六月中,风光不与四时同。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”

  从我的几十年前的记录看出,当时,我与好朋友冯佩璋1969年去杭州虎跑泉餐厅吃的鱼汤才用了6毛钱,一杯龙井茶也就是5分钱到一毛钱吧,除了一些价钱上的对比以外,也可以看出,杭州的美食已经影响了我四十四年。

  1979年以后,我在航空部外事局工作,经常陪同外宾来杭州,每次来此,都是在老外的强烈要求下一而再,再而三要来楼外楼吃饭,楼外楼是非去不可的地方,吃的多了,对这些菜就失去了感觉……甚至一次与夫人来此度蜜月,我们的朋友在楼外楼前的湖面上的画舫上请我们一行吃了一顿,在坐的人有楼外楼、天外天、山外山的三位经理,那顿饭吃的我们永生难忘,可是,东西多了。菜多了,反而失去了最好的记忆,至今回味起来,还是说不出什么菜最好吃……

  有了女儿后又去了数次杭州,开始也一直没有想起来再去楼外楼、山外山……因为,在哪儿吃的次数实在太多了,居然在一段时间从心目中冷落了楼外楼……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女儿小,对美食还没有建立起追逐的信念……

  孩子大了,总说北京某某饭馆的菜十分好吃,甚至是“百吃不够”,我开始意识起来,让孩子在吃的方面也要有见识,仅仅是游览了几十个国家的山山水水那还是不够的,必须对吃的文化也要“有见识”(说北京的菜如何好吃还是显得有些阿乡气味),我告诉她,要说吃还是要说南方的几个地方,特别是杭州、苏州、广州、上海、香港……在那里的烹调技术靠的不是味精与鸡精,靠的是调味品与食材的“精雕细琢”,那才是真功夫……

  楼外楼的西湖醋鱼、叫花鸡、龙井虾仁、宋嫂鱼羹……那才是最为美味的食品,山外山的千岛湖鱼头汤尽管已经是288元一盆,比起1969年我们在虎跑吃的0.6元的鱼头汤相差480倍,但是,杭州的鱼头汤仍然还是你北京吃不到的绝品……

  目前,在我女儿的心目中,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有西湖醋鱼、叫花鸡、龙井虾仁、宋嫂鱼羹、千岛湖鱼头汤、苏州的松鼠桂鱼、太湖银鱼羹、狮子头以及景德镇的红烧野鳜鱼和巴黎的红烧蜗牛,还有泰国的芒果饭、菠萝饭……无穷无尽,原来,世界是这样丰富多彩的啊。

  我相信她会在自己的下半生的语言中不会说以下几句话:

  这个地方是世界上最美的景色,

  这个地方是一生非去不可的地方,

  这个菜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菜……

  杭州的三个饭馆的名字告诉我们世界上总是:

  楼外有楼,

  山外有山,

  天外有天……

杭州楼外楼的几个菜为什么如此吸引人?